69书吧

第三十一章 大结局

8天前 作者:林洁冰

花倾城没有说话,只是睨着眸子看司空闵词。

司空朝歌扳过花倾城的肩,两个人面对面,声音低而温柔地说道:“我给不了你最好的一切,我甚至还有可能会忘记你。可我保证,只要我记着你一刻,我便将你视作心头的珍珠,我拿我的心头血养着你。每天,晨起我会为你摘一捧花,放在我们的屋子里,让你一整天都能闻着那宜人的香气;白天我去打猎,去耕种,你在家里打理家务,等着我回来。你病了,我会亲手给你熬药,喂你吃药;你累了我会抱着你,哄你睡觉。你若是高兴,我便和你一起高兴;你若是不高兴,我便哄你高兴……倾城,不要离开我。”

“好,与君相知,此生不离。”花倾城红着眼眶,将自己的手递给了司空朝歌。

司空朝歌欣喜若狂,狠狠地抱住花倾城。

“你忘了你母亲是怎么死的吗?”司空闵词提高了嗓音,吼道。

花倾城一滞,脸上一僵,身体有些疏离地退出了司空朝歌的怀抱。到底,还是介意的……司空朝歌怀里一空,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花倾城。

“他的母亲是杀害你母亲的凶手,花倾城,你要和你的杀母仇人在一起吗?”司空闵词像是掐住了软肋,见花倾城面色有异,便再接再厉道,“你母亲若泉下有知当作何感想?大将军会原谅杀死自己妻子的人吗?”

花倾城抬眸,怔怔地看着司空朝歌。

司空朝歌不解,眉心深蹙:“怎么了?我母亲真的杀了你母亲?”

花倾城没有点头,也没有摇头,内心万分挣扎。

“倾城,随我回去。”司空闵词上前一步,一把抓住花倾城的左手,大掌铁箍似的紧紧扣住花倾城的手臂,长臂一拉,就要把她拉回自己怀里。

司空朝歌大惊,拉住花倾城的另一只手,与司空闵词对视,互不相让。

花倾城两只手都被抓住,司空闵词抓得很紧,紧得自己的手腕都要被捏碎了。朝歌也抓着,可他没有真的用力,他只是拉着自己的手,不让自己被司空闵词抢走,却又担心伤害自己,故而不敢用力。花倾城敏锐地注意到司空闵词另一只手朝后打了个手势,顿时一股肃杀之气从御林军中冲杀出来,却又很快地隐于无形。“你想干什么?”花倾城戒备地看着司空闵词。

“你知道我要干什么!”司空闵词不复平日的清寂冷漠,阴狠毒辣地说道,“他活着,就已经是威胁,如今他还要把你从我身边抢走!”

“我从不属于你!你我之间只是各取所需,是交易。如今一切尘埃落定,我们就该分道扬镳,请你不要再纠缠。”

“不可能!倾城,我爱上了你,我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你……”司空闵词风尘仆仆的脸上写满了悲伤,道,“我不能控制!自那日我撇下大明宫里的文武众臣马不停蹄地赶到屏北时,我就知道自己无可救药了。无论如何,我都不能让你离开我……”司空闵词说完不敢再看花倾城的脸,一挥手,御林军中响起一道怪异的笛声,时而轻柔,时而猛烈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”司空朝歌一听那笛声顿时头痛欲裂,满头冷汗。

花倾城不知所措地扶住司空朝歌,一咬牙,回望司空闵词,道:“无忧蛊!”

“是,无忧蛊。”司空闵词被花倾城冷漠透底的眼神一震,心中悲凉,道,“你哥哥给他服下的是无忧蛊,只要有人能控制无忧蛊便能控制朝歌。”

花倾城扶住朝歌,他已经疼得脸色发白,眼神开始溃散,艰难地说道,“倾城,没事……”

花倾城抬眸,看着司空闵词,问道:“这样有意思吗?”

“也许你会恨我,可我宁愿承受你的恨,也不能承受你的离开。”司空闵词决然地说道:“跟我回去,否则,朝歌会生不如死。”

花倾城清楚巫蛊的厉害,何况这是专门吸食人脑的蛊虫。朝歌虽极力地压着,却还是有两声痛苦的低吟从牙缝里迸出。花倾城轻轻地按摩着朝歌的太阳穴,试图减轻他的痛苦。

司空朝歌疼得神志不清,却还勉强朝花倾城笑了笑,想给她一个安心的宽慰。

“我便是死,也要与他死在一处!”花倾城回眸,决然道。说罢,回头,前额抵着司空朝歌的额,温柔道:“朝歌,你怕死吗?”

“我不怕,只要你在我身边,上穷碧落下黄泉,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。”司空朝歌勉强撑起身子,对司空闵词说道,“生与死,已经无法将我们分开,她早已融进我的血液里,我们早就成了彼此身上的一部分,是无法割舍的。”

司空闵词愤怒,吼道:“孤偏要将你们分开!带上来!”御林军闻言让出一条道,一行人枷锁在身,踉跄地走了过来,为首的是披头散发的碧云。

“小姐,小姐,不要管奴婢……”碧云一见花倾城便疯了似的冲开侍卫的禁锢朝花倾城吼道。司空闵词一个眼神,便有士兵七手八脚地将碧云的嘴堵上,不让她再发出半点声音。

花倾城的眸睨成一条缝,鄙夷地看着司空闵词,道:“陛下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……”

“我说了,情愿你恨我,也不愿你离开我。”司空闵词指着身后身负枷锁的人,道,“这些人,都是挽月阁、太子府的老人。他们服侍你多年,皇后若是死了,忠奴是要殉葬的。”

“娘娘救命,娘娘救命啊……”

司空闵词话音刚落,底下哭喊声一片。众人纷纷跪下给花倾城磕头,惊恐万分地恳求她,有的甚至都在地上磕出了血。

花倾城看着百十个无辜的下人,再看看痛苦不堪的司空朝歌,一时间难以抉择。

“娘娘,奴婢愿为娘娘而死……”奴仆中站起一人,花倾城抬眸一看,隐约觉得面熟得很。那是一个长相平凡的宫女,眉眼间有些熟悉。那宫女站的笔直,朝花倾城恭敬地跪下,道:“三年前,奴婢做了错事,娘娘却怀着一颗菩萨心肠,以德报怨,替奴婢为家母治病寻医,家母临终前要奴婢报答娘娘。娘娘大恩,奴婢无以为报,如今却还要拖累娘娘,奴婢该死。娘娘,奴婢的娘亲常说,人生在世,唯求心安。娘娘,奴婢愿您一生安康,奴婢愿您幸福一生。”那宫女说着,便拼尽全身力气向持剑的士兵冲了过去。士兵本能地拔尖抵挡,长剑穿胸而过……“娘娘,奴婢为您尽忠了……”

“不……”花倾城一声厉吼,那宫女已经倒下,唇边含着笑。花倾城想起来,三年前这个小宫女拿着茶盏的碎片扎在自己脖子上,口口声声质问:“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主子,根本不把我们这些做奴婢的放在眼里。为什么,为什么你们就可以锦衣玉食,享尽世间一切荣华富贵,我们就要当牛做马伺候你们?为什么!为什么?这不公平!”可今日,她尽忠而死。花倾城这样告诉自己,她是为自己而死,只因当时给了她一点一滴的恩惠,她今日以命相报!“我与你又有何异?你何至于为我牺牲自己?”花倾城抱着司空朝歌,泪流满面颤声道,“朝歌,我要走了,你会记得我吗?”

“即使忘记了,我也会想起来的。倾城,去吧,我不忍心看你背着沉重的包袱和我在一起。这些人若为你而死,你必一生不安。记住,我会想起来的,我会去找你的……”司空朝歌已经被笛声催动的蛊虫折磨得生不如死,但他的眼神却始终温情脉脉。

花倾城叹息,落泪:“这些人,他们的命又何尝不是命?这世上,主子,下人,到底有什么区别?我从不认为自己的命就金贵些,就可以肆意地踩在别人的尸体上活着。朝歌,我爱你,不管我在哪里,我的心都在你身上。请你……请你……好好的……好好的活着……”花倾城说到最后,语不成调,只是紧紧地抱着司空朝歌。

司空朝歌艰难地抬起手,指尖沾上花倾城的泪,缓缓道:“不管我是否忘记,你的每一滴泪,都滴进了我的心里。那些烙印,是无法磨灭的。倾城,你是我今生唯一的妻……”

花倾城低头,咬破了司空朝歌的耳垂。司空朝歌拼尽全身力气,在花倾城左耳处留下深深的烙印。他们交颈,如一对鸳鸯。

司空闵词看着他们二人亲昵动作,顿时火冒三丈,又一挥手,笛声转变,司空朝歌顿时疼得几乎晕厥。

花倾城站了起来,对司空闵词说道:“放了他们,放了朝歌,我随你回去。”

司空朝歌十指抠进土里,下唇咬得稀烂。这笛声令他的神智越来越模糊,隐约间看见花倾城单薄的身子在风中不停地颤抖,前事历历在目,伸出手,挣扎地爬行:“一席地,结庐而居……”

花倾城震撼,转身时见司空朝歌伸着鲜血淋漓的手,目光缠绵地看着自己,口中道:“一心人,白首不离;一双儿女,日落而息……”

“你想起来了……”花倾城转身刚想上前,后颈处一阵剧痛,眼前一暗,昏迷前分明看见朝歌清澈的眸写满了苦痛。

“朝歌……朝歌……朝歌……”花倾城从床上笔直地坐了起来,睁眼一看,自己正睡在明黄的龙塌上,思绪一片混乱。

“小姐……”碧云跪在床边,哽咽地唤了一声。

花倾城怔了怔,才道:“我睡了多久了?”

“半个月,小姐高烧不退,整整半个月都没醒过。”碧云红着眼眶,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担忧,“奴婢怕,真怕小姐就……”

“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是吧!即使我不想醒来,他也会千方百计地不让我死的。”花倾城嘲讽地笑道。

“皇后真是深知孤的心意啊!”司空闵词从门外走了进来,俊朗的脸上有明显的倦容。他刚一走进,碧云唰的一下站了起来,挡在了床前,戒备地看着司空闵词。

花倾城心中一暖,碧云的身子分明在发抖,在司空闵词那一身凛然的帝王之威面前,她竟还能这么不顾一切地保护自己。

“退下!”司空闵词沉着脸,语气中夹杂着怒气。

碧云不说话,依旧张开双臂挡在床前,只是双肩抖得更厉害了。

“碧云,你下去吧。”花倾城看不过去,开口道。

碧云担忧地看着她,似乎想说些什么,但犹豫片刻还是顺从地退下。

“花家的人,总能令别人死心塌地。不管是你当将军的父亲,还是你通敌叛国的哥哥,就连你这么一个养在深闺的女子,也能有这么忠心耿耿的下人。”司空闵词本是是想问问她的身体如何,可目光触及花倾城左耳的伤口时,那一幕又呈现眼前,心中怒火烧疯了理智,一开口便是尖酸刻薄的话语。

花倾城没有理会司空闵词的风凉话,甚至自他进门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。

司空闵词的脸沉得更厉害,半晌没有言语。室内的温度顿时低到了极点。司空闵词望着屋外,放轻了声音道:“很快便到春神节了,今年的百花诞却物是人非了……”司空闵词见花倾城还是没有开口,便自顾自地在她身边坐下,低声道,“我只想知道,你曾经是否也试过要爱我,当我为你捧着槐花的时候……”

花倾城回眸看着司空闵词,道:“当日,就在大殿里,池太傅对我说,若不能成全自己便成全天下人。于是我答应了与你交易,只因我知道,你比朝歌更适合当国君,你会让这个国家,越来越昌盛。”

“可你选了我,却爱上了朝歌。”

“不,我一直都是爱着朝歌的,在我不知不觉的时候……”

“那我呢?我算什么?当日你看我的眼神分明是有情的……”

花倾城叹息,看着司空闵词的眼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我于你,只是一时地迷恋。你和我一样,孤身一人在皇城里求生存,是你身上的孤独吸引了我。可我需要的,是温暖,不是孤独,我已经孤独的够久了……”

司空闵词一愣,随即道:“我也可以给你你想要的温暖的……”

“你不可以。”还未等他说完,花倾城便打断了他,道,“你是帝王,帝王本就是不具备温暖的,你的孤独是与生俱来的,一如你的无情。”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