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

第三十一章 大结局

1个月前 作者:林洁冰

“倾城,我爱你,我可以为你改变。”司空闵词急急地辩解道。

花倾城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。

“只要你给我一次机会,我只要一次机会,我一定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的……”

“我要朝歌。”花倾城看着司空闵词,淡淡道,“我只要朝歌,你能给我吗?”

司空闵词一震,寒着脸起身,道:“你终有一日会忘了他的!”说罢转身就走。

花倾城在司空闵词临出门的时候说了句:“我这一生,都不会忘记他……”

次日,花倾城开始绝食,滴水不进。

三日后,花倾城斜斜地倚在太妃倚上,身上没有半分力气,脸上盖着一本书,呼吸微弱。

“小姐,更深露重,还是进屋吧!”碧云拿着披风为花倾城盖上,一滴泪不慎掉落,正好滴在花倾城滚烫的皮肤上。

花倾城轻吟一声,拿下书本,道:“已经天黑了么?”

“是,小姐,您好几天没吃东西了。奴婢给您熬了点鱼蓉粥,您吃点吧!”碧云殷勤的端过热腾腾的粥碗,殷切地看着花倾城。

花倾城抬了抬手,示意碧云退下。

碧云杵在那,一动不动,突然跪下,道:“小姐,若是……若是太辛苦,您就走吧……”碧云的话几乎是哑着嗓子说出来的,说到最后,早已泣不成声。

花倾城淡淡地看了碧云一眼,浅浅一笑。

“倾城。”一道中年男音响起,花倾城一震,差点从太妃倚上跌落下来,不敢相信地看着屏风外走进来的人。

“倾城。”

“父帅……”花倾城低喃,以为是自己的幻觉,却看见碧云连忙跪倒拜服,这才回过神来,又叫了句,“父帅……”

碧云惶恐地拜倒在地上。大将军花延庭,大商不败的神话,国君刚以皇父的礼仪将他入葬皇陵,如今他却活生生地出现在这里,无声无息。

花延庭一身粗布白衣,举步走近花倾城,眉眼间沧桑老练,双鬓发白却仍掩盖不住一身的霸气,就连走路,都走得虎虎生威。“父帅来带你回家。”花延庭说着,从怀里拿出药丸,递给花倾城,道,“好孩子,吃了它,吃了你就有力气了,父帅带你回去。”

花倾城怔怔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生父,问了句:“父帅安好?”

“父帅很好,你娘亲也很好,谷里的花都开了,你娘要父帅来接你和无双回家。”花延庭一贯威严的脸上此时泛起一抹温柔的慈父般的微笑,道,“孩子,这么多年,苦了你了……”

“父帅!”花倾城再也忍不住,不顾一切地趴进父亲宽大的怀抱,痛哭不止。

花延庭抚摸着爱女柔顺的青丝,心中百般怜惜,两行浑浊的泪从眼角滑出:“征战半生,一身血孽,却能有幸拥有你母亲那般温婉贤惠的妻子,你和无双这般出色的孩子,上天待我不薄啊!”

“父帅……”

“大将军。”司空闵词远远地似乎听到花倾城哭泣的声音,急着赶了过来,一进门便看见花倾城扑在花延庭怀里哭得梨花带雨。

“陛下。”花延庭起身,摸了摸花倾城的脑袋,对司空闵词说道,“我来带倾城回家。”

“倾城是皇后,这里就是她的家。”

“这不是她的家,是她的坟墓。陛下难道没有看出来她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吗?”花延庭有些生气了,一身狼虎之气跃然脸上,肃杀之意凛然。久经战场的人总有种常人无法比拟的威严。花延庭看着司空闵词,又说道:“你若想要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,我便把她留下,你若想她每每想起你的时候还能念着你的好,就让我带她走。”

“倾城,你真的不能……不能再爱我吗?”司空闵词在花倾城绝食的第一天就心软了,第二天就后悔了,第三天就开始憎恨自己了,如今,只是仍不肯死心罢了。

“不能。”花倾城回答得干脆而决绝。

司空闵词闭目,两行清泪落下,忍着心中的剧痛道:“我总归还是失去了你……也罢,你们走吧。”司空闵词说着,便让开了身子。花倾城这才看见屋里原来还站着不少人,花肃一身素服,脖子上正架着一把大刀。侍卫已经将整个寝宫围了起来。司空闵词若不肯放人,他们插翅难逃。花倾城突然有些懊恼,责备地看向父亲。

花延庭笑了笑,抱起倾城向外走去。

“朝歌的记忆回到了你落水的那一年,他以为你不见了,如今又去了南诏的十万荒山找你。”花延庭抱着花倾城走过司空闵词身边时,司空闵词这样说道。

“谢谢……”花倾城趴在父亲宽厚的背上,轻声说道。

花延庭带着花肃、碧云、花倾城无声无息地离开了皇宫,在皇城外停下。

“父帅,你是怎么进去的?”花倾城吃了药,浑身有了精神,从花延庭背上下来,问道。

“皇宫里有密道,皇城的构成图本就出自花家。”花延庭宠溺地摸着花倾城的脸,道,“当日无双只是将我打晕,送去了无忧谷,还在谷口摆了阵。这孩子,还真是排兵布阵的奇才,父帅花了好长时间才破了他的阵,从谷里出来。这些日子,守着你娘的坟,我也想通了,我老了,这天下是百姓是天下,是年轻人的天下,后起之秀比比皆是。剩下的日子,就让我们一家人好好地待在谷里过平静的日子吧!”

花倾城闻言拿出一直藏在身上的荷包,神色温柔道:“无双,父帅来接我们了……”

花延庭看着花倾城手里的绣荷包,顿时明白了一切,嘴角抽动,半晌才道:“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。”

“父帅从今日起就开始当一个合格的父亲吧!”花倾城收起满面悲伤,轻笑道。

“好,我们走吧,回谷里去。”

“不,我要去找他。”

“找朝歌?”

“小姐,三殿下失去了记忆,恐怕认不得你……”

花倾城柔柔一笑,脸上泛起一抹红晕,整个人看起来气色好了几十倍:“他曾千里万里地寻我,如今又万里千里地寻我。我必是不能辜负他的,我要去找他。我相信,我们终会再相遇的。”

花延庭点点头,道:“让你的婢女和花肃跟着吧!一路上有个照应,父帅先带无双回家。”

“好,找到朝歌,倾城就回去了。”花倾城将绣荷包给了花延庭,对着碧云和花肃嫣然一笑,道,“走吧,我们去找朝歌。”那一笑,璀璨得足以令天地失色。司空闵词远远地站在城楼上就看见了,心底一颤,片刻后释然。他的手边,是从西卫进宫的金丝雀鸟,被困在笼子里,扑腾着翅膀。这本是拿来送给花倾城的……司空闵词低头打开了鸟笼,雀鸟扑腾一下冲出鸟笼,头也不回地冲上了云霄。

“走吧,你本就是自由的……”我只想爱你,不想伤害你……元圣六年,国君选秀,先皇后逝世后空置六年的后宫终于迎来了它的新主人。只是国君下令封了挽月阁、东宫、椒房殿,凡是先皇后住过的地方皆禁止出入。元圣帝一生空置后位,子嗣单薄。

同年春,不知名山谷……

“生了生了……”

“哇,哇,哇……”一声脆生生的啼哭声刺破山谷的宁静,一身布衣的女子顾不得满手污秽从草庐里冲了出来,对着守在门外惶惶不安的三个男人喊道。仔细一看,那女子……竟也挺着个大肚子。

“你慢点!”三个男人中略显年轻的那个紧张地上前搀扶那女子,责备道,“下个月你也要生了,怎么反而莽撞起来,姑姑不是一向稳重的吗!”

“小姐生了个男孩,老爷,姑爷,小姐生了个男孩。”那女子不管丈夫的紧张,手舞足蹈地说道,仔细一看,哪儿还有人影,不由得转向自己的丈夫,用眼神询问道。

“早进去了。”花肃无奈地摇了摇头,轻笑道,“姑姑自从有了孩儿就性情大变,不似以前那般拘谨守礼了。”

被唤作姑姑的女子面上一红,娇嗔道:“嫁了你这么个小冤家,哪还能守什么礼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

屋外阳光明媚,屋内一室温馨。

“给孩子起个名字吧!”

“叫念双吧!”

“叫念双吧!”

两个男人异口同声地说道,然后彼此相视一笑,又同时看向床上的人儿。

“朝歌,你记起来了?”花倾城脸色稍显苍白,美丽的瞳仁里写满了惊喜。

“嗯,不周全,但约莫全都记得了。”司空朝歌抱着刚出生的孩子,唇边掩饰不住初为人父的甜蜜笑意。

“好,就叫念双吧!”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