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

54.06.结局

2021-12-25 作者:萱草妖花

防盗, 订阅70%章节后清缓存可看,否则需要等72小时。 晚上那会, 她看他的眼神, 分明就是看头狼。现在似乎转变了角色, 她成了狼, 他成了肉。

沈涛注意到乐璃一直在打量沈慕,疼得哎呦直叫唤, 把胳膊伸到了她跟前:“我说, 你倒是给我包扎啊!刚才一口一个哥哥,现在怎么了?没点儿表示?没看见老子流血不止吗?”

讲道理。他们沈家三兄弟,都一样的颜值爆表, 加上他一身腱子肉,不诱人吗?

乐璃一脸呆萌看他:“沈涛哥哥, 男女授受不亲。”

沈涛差点一口血没喷出来:“我他妈……”这姑娘成心气他的吧?

沈慕从茶几上取过绷带和碘伏, 一边替大哥包扎,一边对乐璃说:“你仔细想想, 有没有得罪过谁?为什么凶手在KTV没杀你,却追踪到这里才下手?”

“我真的能信你们吗?”

姑娘的语气娇滴滴, 怯生生地望着他们。

截至目前, 乐璃虽然有很多事理不清,但她知道,如果沈慕是凶手, 她一定活不过今晚。

凶手另有其人。

沈涛皱着眉头, 一脸不耐烦看她:“你连我们都不信, 还能信谁?文博是我们亲弟弟,他死了,我俩现在连家都不敢回。你可以不信警察,但你必须信我们,也只有我们能保证你的安全!丫头,看你这么白莲花,脑子也不笨,这点关系应该理得清楚吧?”

白莲花……你妹!

上一刻女孩的眼神还可怜巴巴,下一刻几乎没有任何铺垫得变狠,很快,又恢复小可怜目光。

沈涛大大咧咧,没注意到她的眼神变化,却被沈慕看在眼里。

乐璃对上某人的目光,只觉那双冷静的眼睛深不可测,又仿佛能洞察一切。

她怀疑,沈慕和沈涛其中一个,便是另一个任务者。

沈慕的声音没什么情绪起伏,“乐悦小姐,我知道你怀疑我们和刚才那个凶手是一伙。你想清楚,如果我们真的想杀你,你能活到现在吗?”

乐璃闭上眼,揉了揉眉心想了一阵,把自己醒来后看见的东西如实告诉了他们,却省略擦掉凶器指纹这一环节。

沈慕神色很沉重,起身说:“天快亮了,你们去休息,我去房间看尸检报告,”目光顿在乐璃身上,“你,好好休息,明天晚上你跟我去一趟KTV。”

“你还让她抛头露面?她这小身板,不被那凶手砍死才怪。”沈涛冷呵一声:“女人就是女人,再白莲花也得保护是吧?就让她呆在家里吧,明天我安排几个保镖过来,围墙加上电网。”

“不。她必须抛头露面。”沈慕看着乐璃,唇角微勾,却让人感觉不到丁点儿和善,“乐小姐不仅要抛头露面,还得大张旗鼓。乐小姐,下周一我有一场演唱会,留一个最好的家属位给你,如何?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这小子拿她当鱼饵?

乐璃犹豫了一下,也冲对方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:“好。”

沈涛看着两人和善的目光交汇,却莫名打了个冷颤。总觉得这两人有点像……藏着尾巴的狐狸。

是他的错觉?

*

凌晨五点,别墅内灯光熄灭。

沈慕听见卧室门被推开,有只黑影缩手缩脚进了他的房间。

他猛地睁开眼,却发现那团小黑影居然在他床边躺下,安安静静地。

沈慕皱眉,摁开床头灯。

女孩睡在地毯上,裹着小棉被只露出一颗小脑袋,半张脸陷进柔软的枕头里,给人乖乖巧巧的错觉。

她睁开眼,拿一双黑溜溜地眼睛可怜巴巴望着沈慕,声音又细又轻:“我、我怕……”

“……”沈慕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想起今晚女孩所经历的事,又默许了她的这种行为。

他关掉床头灯,侧过身继续睡,却又传来女孩柔柔弱弱的小细音:“好冷。”

黑暗中,听见男人冷嗤了一声:“乐悦小姐勾引男人,倒是有点手段。”

“哼。我就是叫一声冷,可没想钻你被窝,沈先生是不是太能脑补了?”

女孩那一声“哼”,拿捏得恰到好处,四分娇气六分妩媚,十个男人九个无法抵御。

偏沈慕是那第十个木头疙瘩,不解风情,“呵”了一声,闭上眼继续睡。

乐璃也闭上眼。

觉得这位沈二爷不是个男人,不懂怜香惜玉。沈家兄弟,可真是一个比一个奇怪。

*

由于昨夜折腾,乐璃一觉睡到下午六点。

沈涛回了局里工作,沈慕已经收拾好在楼下等她,准备带她去案发现场。

乐璃也学沈慕戴上鸭舌帽和口罩,等上车后系好安全带,沈慕将她的手机递给她:“已经替你充好电,昨晚有大约十个未接来电。你和这个美琳,关系很好?”

“嗯。”乐璃一边给美琳发微信报平安,一边凭借原主回忆解释:“何止不错,生死之交。我们是从同一个农村出来的姑娘,她成为网红也是我带的。美琳很讲义气,前年有个变态粉丝想伤害我,是她挺身而出。因为这,她在医院里昏迷了半个月,差点成为植物人。”

“是吗?”沈慕将车开出别墅。

乐璃:“昨晚室内没有光线,对方却能躲过我椅子腿上的四把刀,可见身手不差。美琳从小和我一起长大,她不可能,也没机会练那种身手。”

沈慕没有说话。

到了KTV,沈慕没有急着去案发现场,而是以他大哥沈涛的身份,带着乐璃去大厅见KTV经理。

经理是个身高一米七的短发女生,穿男士西装,看起来清爽干练。

昨晚是她带着美琳找到乐璃和王文博的包间,也是她报的警。

想起昨晚,毛兰仍心有余悸:“沈警官,乐小姐,我劝你们别进去,听说昨晚警察走了以后,那个包间闹鬼。”

“闹鬼?”

“对。”毛兰抬起下巴指了指立在餐吧里发呆的服务生,“昨晚凌晨四点,小赵和小美两个孩子值班,两人赌谁胆子大,打算进包间。结果她们推门进去,就看见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看见沈文博从窗户那里跳了下去。”讲到这里毛兰觉得阴森森地,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吞了口唾沫又接着说:“沈文博跳下去之前,还回头看了她们一眼,那张死人脸白得瘆人,两个姑娘当时吓得腿一软坐在了门口。”

乐璃往沈慕的方向一缩,抱着他的胳膊,弱弱问道:“沈慕哥哥,你……们家,还有第四个孩子吗?”

那声“哥哥”叫出来,乐璃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她还从来没演过这么矫情的角色。

“可是文博不是死了吗?尸体不是被警方带走了吗?那昨晚凌晨四点跳下去的……是谁啊?”

乐璃下意识往沈慕身边靠,男人握住她的手,给予她安全感。男人的手宽厚温热,被她这么一握,乐璃的确感到几分踏实。

那阵音乐还在继续,童谣朗诵结束后,紧接着像是被抹去了什么,是一阵“滋滋”的空白。

大家屏住呼吸听着,没有人说话,都想听听这歌声到底什么时候结束。

探险队有个叫柳萌的女孩,吞了口唾沫,下意识地往文阿姨的方向靠了靠。

那阵“滋滋”声结束后,伴奏再次响起,一个抚媚的女成音像毒蛇一样钻进他们的耳膜。

“传说,人的身上有三盏油灯,一盏,在头上顶着,另外两盏,在肩膀上,这便是人身上的阳火。晚上走夜路的时候,若有人唤你名字,切莫回头张望,这一望把灯吹灭了——”

在这种阴森的地方,大家神经都紧绷着。这下子,大家都听清楚了,声音是从洞口的方向传过来的。

那声音继续,伴着一丝鬼魅的笑声:“便给鬼,招了魂。”

就在这时候,一只人手,在柳萌的肩头拍了一下。女孩脑中那根紧绷的弦“啪”地一声被扯断,她捂着双耳盯着洞口的方向尖叫一声,撞开身边的人,疯了一样往洞内深处跑去。

很快,消失在黑暗中,没了影。

李教授叫了一声“小柳”,担心柳萌出事儿,赶紧追了上去。

剩下的人都不敢再走了,因为那道鬼魅的女音结束后,又是一段卡磁带一般的空白,那个小女孩的声音又出现了,再次用稚嫩阴森的声音朗诵: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