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

57|16.16.16.16

2022-01-06 作者:思镜渠

听到这样明晃晃的威胁,厄苏拉依旧很平静,甚至还露出一个笑容,“是不是污蔑,很多人都知道,就算我真的触犯了法律,处置我的也应该是约克帝国,而不是你,中将。”

高年依微微眯起眼睛,她有点明白家里那位为什么之前被厄苏拉压得死死的了,不管智商还是气场,明显就不是一个段位嘛。

高队长虽然人比较凶,但她也是出了名的护短,她手下的士兵只要受了一点欺负,不管对方是谁,她直接就去把对方老巢端了,对待下属就已经这样,更何况顾盼还是顾行钦点让她好好保护的人,要不是顾盼没吃亏,她早火力全开了。

“那个……你好?不知道中将来这里有什么事吗?”

高年依回头,扎克利公爵正一头雾水的看着自己,也是,她本来就跟这里的任何人都没关系,就这么闯进来,实在是太奇怪了。

高年依行过军礼,然后露出一个略显悚人的微笑,“两件事。一,我奉布林迪西陛下之命,请公爵您到皇家理事馆领取威廉殿下的物品,清点之后,请您送到哈特尔街的顾宅,会有专人帮忙整理的,顺便,也请您把物品清单发到我的智环上。”

“二,顾行家主派我来看看事态进展如何了,家主对顾盼小姐的状况十分担心,他也想知道究竟是谁害的顾盼小姐变成这个样子,希望约克帝国能给出一个合理的理由,不然,家主有权利动用星际法,请求双方公开一同审理。”

扎克利从听到“威廉殿下”四个字时,他的下巴就已经掉下去了,等高年依说完,他还是瞪着双眼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高年依对扎克利的反应并不惊讶,她向后看了看,在看到里斯特震惊又慌乱的眼神时,她恨不得大笑三声来表达自己的好心情,但高队长只是含蓄的微笑了下,“扎克利公爵,殿下过几天就到了,您最好快点。”

扎克利终于回过神,他猛地站起来,激动的不知所措,“好!好!我这就去!殿下、殿下也恢复了?!”

听到“也”字,高年依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于连,他正望着自己,两人对视,高年依先移开视线,笑着回答:“是,而且恢复的很迅速。”

扎克利几乎要手舞足蹈起来,他根本掩饰不住自己有多高兴,“哈哈哈!您说得对!我现在就去办,诸位,你们也听到这个好消息了,既然玛莎小姐和顾盼小姐都没事,接下来,你们就自行调解吧,我先走一步!”

话音未落,扎克利就已经闪出门去,他本来就不想在这儿待着,听到这个天大的好消息,更是一秒都待不下去了。

高年依转过头,挑眉看着众人,“我代表顾行家主旁听,你们继续,不需要在意我。”

说着,她就走到一边,坐姿笔直,给这个本来就不轻松的房间又添加了不少的压力。

……都代表顾行了,他们还能不在意?

雷蒙精神恍惚的状态过去,他看着高年依深深皱眉,凯因、顾行,还有他们二人带出的无数关系网,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,伊芙已经变得这么厉害了……

他原本屈尊过来,是为了家族声誉、也是为了让伊芙明白,如果出事,他是唯一一个能帮她的,可现在看来,伊芙根本不需要他,赫柏·拉伯韦尔奇,她第一时间找上自己,恐怕也不是伊芙授意的。

看着从始至终都没向他打个招呼的厄苏拉,再想想曾经拼命强颜欢笑的伊芙,雷蒙差点喘不上气,他到底犯了什么错误!居然把两个优秀血脉赶出家门!

雷蒙心中有多懊悔,里斯特现在就有多震惊,威廉明明死了啊!这是他亲眼确认过的!

于连两指无意识的敲了敲桌子,随即站起来,他只要露个脸就可以,没必要再跟这些人虚与委蛇下去,于连转身要离开,丽娜看他要走,立刻尖锐的喊起来,“你要去哪儿?玛莎还在危险中,你不能走!”

于连脚步一顿,他回头看了看无菌室中的人,丽娜以为他动摇了,继续说道:“你口口声声说伊芙是你的人,现在玛莎就是因为她才有了生命危险!所以你不能走,伊芙给玛莎造成的伤害,都应该你来赔偿!”

于连本来就听力敏锐,丽娜的声音让他心里越来越暴躁,如果可以,他真想直接扭断丽娜的脖子,但他不能这么做,于连不悦的皱起眉,对着无菌室的赫柏扬了扬下巴。

赫柏心领神会,她依旧端坐在玛莎身边,右手却悄然摸进被子里,使出十成十的力气一拧,玛莎立刻倒吸一口气,尖叫出声。

看着睁开眼的玛莎,赫柏还很惊喜,“玛莎,你醒了?哎呀我看看,状态很好嘛,就是有点虚弱,还是营养不良引起的,玛莎,你是不是偷偷减肥了?”

里斯特的脸彻底黑下去,玛莎早就醒了,但没有他的命令,玛莎绝对不敢醒过来,一定是赫柏做了什么!

玛莎一张脸涨得通红,于连讽刺的笑了笑,“看来麦吉尔小姐状态很好,我该走了,当然,如果你们想跟我一起去看盼盼,我也不拦着,也不知道玛莎给盼盼造成的伤害,该谁来赔偿?”

丽娜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刚说有生命危险,玛莎就差点从床上跳起来,现在她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……

从皇家学院出来,于连坐上悬浮车,刚要关门,高年依就徒手挡住了即将关闭的高压车门。

于连抬头,高年依强挤出一个笑容,可见她有多不愿意。

“凯因将军,之前是我过于鲁莽,希望将军不要介意。”

于连眯起眼睛,等着她接下来的话,高队长咬咬牙,继续笑道:“在此,我向您郑重道歉,另外,在风波过去之前,顾盼小姐可以一直待在您那里,家主相信,您一定能把顾盼小姐照顾的很好。”

看来是被顾行下了命令,才会不情不愿的跟他道歉。

于连探寻的看了看高年依,不明白顾行为什么突然示好,上次顾行示好,一周后他就把顾盼偷走了……

这种回忆一点都不美好,他默了默,清声道:“多谢顾家主的美意,但我想,他还没资格嘱托我去照顾盼盼。”

高年依一噎,于连要强行关闭车门,她连忙说道:“家主想要跟您谈一谈,如果您有时……”

高年依的声音被隔绝在外,她只能看着悬浮车飞驰离开,高队长黑着脸,半响冷哼一声,也扬长而去。

于连回到家中,刚走进去,就听到里面传来交谈声。

“所以说嘛,你用错方法了,就我以前说过的那个人,他从来不会这么大张旗鼓,他更狠更损,直接让植物从人的体内长出来,而且都长在不致命、但很痛的地方,你想想看,一个人突然发现自己的皮肤上破出来一个小芽,体内已经盘根错节不知道长了多少,就是吓也要吓死了!”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