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

第二百一十八: 孩子被抢紫湘之死(11更)

1个月前 作者:顾南西

燕瓷突然瞳孔放大,一脚刚退至屋里,那张妖媚的脸便已经映入眼帘,已经、已经来不及了……

那绝美的人儿笑了笑,抬抬手,两指点在燕瓷肩上,手腕顿时一麻,手中的孩子便松手坠下。

快!好快!便是在设了结界的听茸境中,也丝毫阻不了荣树的速度,他不过一个倾身,两个孩子便落在了他臂弯里,突然,女孩儿的哭声便停了。

“真乖,这么乖,那我后吃你,”瞧了瞧左手襁褓中的那个,荣树笑,“先吃你。”

“喵~”

声如细丝,奶声奶气,一双湛蓝色的眸,睁着四处瞧。

荣树笑了,是只纯种呢,一定大补。

“你这只鹿,当真讨打。”

话音还未散去,凤青便御风移步到了荣树触手可及的近处,一抬手,便捻了把剑,抬手就朝着他额间削过去!

削他鹿角!

荣树脸立马黑了,一手抱着一个奶娃娃,单脚落地,猛地擦雪后退,凤青的剑追着刺来,逼退了几十米,他没入梅林,脚踮树干,他借力跳起,刚躲过凤青的剑,那炽火猫迎面就是一脚踢过来。

荣树退也不退,直接将手里的女娃娃往前一推,镜湖猛地收住脚,转了个方向踢在荣树左肩上,手里的孩子被他高高抛出。

“哇——”

女娃娃一声歇斯底里的哭声扯出来,由襁褓包裹着,高高抛起后,猛地坠地。

凤青纵身飞起,衣卷雪花,伸手接住了女婴,旋着风缓缓落地,一瓣梅花落在了婴儿的额头上,凤青俯身,轻轻吹去,哭声突然便停了,那初生的女娃娃紧握的拳头松开了,抓住了一片碎花,然后笑了,无齿小儿,笑得……不好看。

凤青抱着她,掂了一掂:“八斤六两,真重。”

片刻喘息,荣树便飞身来抢。

“燕瓷,看好那个女子,别让她出来。”

凤青留了一句话,便与荣树缠斗在一处,镜湖亦紧追不舍,十里梅园,落花肆意,璀璨了一地雪。

因着凤青与镜湖要顾及到孩子,荣树那只邪鹿,时时用孩子来挡,便是二对一,凤青与镜湖也未能占到上风,一时缠斗不开,风雪肆意,残花落地,被冰凌覆盖。

萧景姒醒时,天边已翻白,窗外淡淡的微光照进竹屋,榻旁的被子,凉凉一片,她猛地起身:“孩子!”

屋里除了织霞与织胥,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子坐在榻前。

萧景姒惊慌失措地看着她:“我的孩子呢!”

燕瓷没有回答,只是让织霞与织胥将灵芝水端来,还有一碗药:“你的身子很虚,需要补充元气。”

她似没有听进去,怔忡失神,机械地问:“我的孩子在哪?”

燕瓷犹豫,不知如何作答。

萧景姒大吼:“在哪!”

她刚分娩,身子先前又大亏,若是寻常女子,怕是不会这么快醒,实在折腾不起。

燕瓷接过药碗,递给她,只说:“有凤青在,你不用担心你的孩子。”

萧景姒用力一推,药碗砸地,她掀开被子便下榻,起身得太猛了,狠狠摇晃了一下。

燕瓷大惊失色:“你还不可以下床。”

她惜字如金,一双眼冷得如同屋外前面不融的积雪,没了惶恐,便尽是决绝:“他们在哪?”

燕瓷从来没见过一个女子,这样刚硬。

没有等到回答,萧景姒转身便往外跑,脚踩过碎裂一地的瓷片,莹白的玉瓷上立马便沾染了血滴。

燕瓷心道不好,快步追上去:“你不能出这间屋子,外面很危险。”整个听茸境,只有这间屋子里结界可以将妖法隔绝在外,一旦她出去,后果不堪设想。

眼见拦不住萧景姒,燕瓷大喊一声:“快,拦下她。”

织霞与织胥二话不言便挡住了门口。

“妖后大人,您——”

萧景姒连话都不说一句,抬手便劈向二人,这屋中有结界,她们姐妹二人使不出妖法,根本闪躲不及,猛地后退,便让萧景姒一击即中,便只用了一招,将二人放倒在地,卸了肩胛骨。

这般身手,这般身手……

燕瓷惊住了,只见那女子一身白色的衣裳,穿得很单薄,白发披散,赤着脚踩在地上,身形清瘦,却站得挺拔,汗湿了发,皮肤苍白得同屋外落雪一般,她回头,看着燕瓷,眼神坚定。

她说:“你告诉我,他们在哪?”顿了一下,萧景姒说,“求你。”

燕瓷犹豫了许久,不忍看她的眼:“这间屋子是听茸境最安全的地方,你不能出去。”

她现在那里,光着脚,血滴顺着竹屋的木板晕开,她却不皱一下眉,站定如松。

萧景姒说:“我的孩子,还有我的家人都在外面。”她说得很难,却字字用力,“有人在等我去救他。”

燕瓷怔怔看着,道:“十里梅园,东南方向千米。”

她转身,跑出了竹屋,没有穿鞋,光着脚踩在雪地里,白色苍茫里可见一朵红色的花儿,落了梅花,颜色鲜红。

织霞与织胥连忙跟上去,二人受了伤,被萧景姒一招卸了肩胛骨,哪里追得上。

燕瓷站在门口,看着那白色身影越走越远,摇头惊叹:“不过是个人类女子,哪里来的毅力。”

她才刚分娩,一身力气早就被抽空了,甚至虚弱的身子骨牵连得心脉都不堪负重,支撑她的,到底是什么?

身后,女子唤了一声。

“燕瓷。”

燕瓷转身望去,女子从远处雪里走来,“霍狸,你怎么出来了?”

女子由侍女搀着,缓缓走来:“我方才瞧见一股妖气,似是凤青。”

“嗯,是他。”

那唤霍狸的女子脸色发白,带着病态,柔柔弱弱的:“他两百年不曾动手了,是谁逼得他动了手?”

“是荣树妖主。”

霍狸睫翼轻轻颤了颤,轻叹:“听茸境怕是不会再安生了。”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