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

第四章 盗路

2022-01-08 作者:GhostFacer

2002年的时候,我拜别师傅,回了重庆。

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后,由于在这行已经呆了这么几年,年轻一辈的同行们由于人数并不多,所以很多都相互认识,加上我师傅算老前辈了,所以同行同辈的伙伴会常常与我联系,有时候也会相约一起分享业务。

那年我一个同行打电话给我。于是我去了趟云阳。云阳在渝东地区,2002年的时候,重庆还没有直接到云阳的高速公路,我当时也还没买车,所以我提前2天从重庆朝天门坐车到了万州,再从万州转了车过去。

云阳我这是第一次去,地方虽然不大,但是很有小城特有的风韵。我这个同行当时26岁,我21岁。年轻人和年轻人在一起,聊的话题自然就比跟我师傅在一起要多。我不方便说他的名字,暂用他的姓h代替吧。

这位朋友说得没错,我不说这法子损还是不损,因为我说实话还没真实遇到过有转世这样的事情,不能说我不信,只是我没遇到过。包括我师傅。有些东西虽然消逝但是能量或许还在,变成风或者水,这些我也不知道。

h是湖南人,这次的这个单子是他接的。他因为可能不怎么了解重庆这边的情况,所以一听说是重庆的,就立刻打给我了。我到云阳后找酒店住下,然后就给h打电话(那时候已经有手机了)

h到了我住的地方,给我大致讲了一下这次的事情。云阳当地的zf,在开发建设的过程中,在云阳附近有个叫梅子坝的小地方修了条路,本来这是利国利民的事情,可是在开挖修路的过程中,难免会把一些以前人家的坟地给规划了进来,施工队修路的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怪事。

找到h的委托人?大概就是这个承包修路的公司的领导,他说当时路都修到快完工了,他队上的工人有时候晚上走夜路,也就那么几百米的距离,但是常常总是迷路,经常走着走着就走丢了,等第二天一早,迷路的人才回来,回来后说的竟然是昨天晚上我不知道怎么在坟地里睡了一晚。

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还以为是在开玩笑,可没过多久,队上又有另外一个人晚上迷路。第二天早晨安然无恙的回来,也是说走着走着就迷路了,找路的过程中不知道怎么的,好像记忆给中断了,再接上的时候,天都亮了,而且自己在坟地里。

于是这件诡异的事情就在当时的施工队里传开了。人人都害怕,甚至有人提出不修了。领导没办法,于是在半年内连续换了两批工人,奇怪的是每一批里面都有人遇到这样的情况,领导毕竟是当官的,见过世面,渐渐地,他也就跟着开始觉得这事情是有点不大对头。

也许在他自己的圈子里打听过,说这可能是遇到邪乎东西了。大家知道他们搞工程的,多少会比较信这些东西。于是辗转找到我的同行h,h既然找到我,我相信他是觉得一个人搞定,恐怕是有点困难。

他跟我说完情况,我就知道他说的这个,叫“盗路鬼”。事后我也调查过,渝东地区很多人都遇到过这个东西,而“盗路鬼”在当地农村也绝对是个响当当的名字。这个大家我想是多少听说过的。

可同时我跟h都知道,盗路鬼其实并不是一直邪?恶的东西,甚至说,它是好的、是善良的。

根据我们从老人的描述或者师傅的笔记上来看,这个东西是希望走夜路的人不被恶鬼缠住,才出于好意,把这些人带到它认为安全的地方。

像我之前说的,大概只是本能吧,既然得知了这是盗路鬼所为,那么一个新的问题又出来了。既然它是在把人带离危险,那么必然就有危险的存在。

既然有危险存在,那说明这附近必然有恶鬼。老实说,我跟h分析到这里的时候,我想我们俩都挺兴奋的。不好意思容我嚣张一次,真没害怕,真是兴奋。我们遇到的鬼绝大多数都是无害或者不会主动来害人的,所以这次能够遇到这么一个,我跟h倒是挺乐意送它上路的。

当晚h给那个领导打了电话,说有同行一起来了,领导很高兴,赶到县城来,请我们吃饭。席间我跟h把我们得到的结论告诉了领导,领导看上去到也不是出奇的惊讶。

想必他在打听过程中,早就猜到是这么一个事情了,同时也印证了我们不玩虚的,不是骗子了。领导的款待非常盛情,后来他提出去夜总会玩。我们拒绝了,托口说晚上要念口诀,要画符。

这些是我们的惯用伎俩,其实我们不会去画这些东西,倒是要准备些东西。话说回来,当初出师之前,师傅告诉过我炼红绳的方法,这个方法很玄乎,但是必不可少。我们每次干活基本上红绳都能派上用场。

走手艺这么些年,我的工具包里堆满了很多东西。桃木剑、铃铛、八卦镜、狗血、兔毛。。。很多很多。有些是装神弄鬼的,有些却是硬货。当晚h跟我在外边买些工具和必需品,因为这次的目标其实不是盗路鬼,而是盗路鬼救人的缘由:那只恶鬼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