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鬼娘(1 / 2)

说实话,我们这行,虽然挺不为大众接受,但是收入还是相当可观的。05年的时候我就买了车买了房,于是我开始萌生了再干几年,挣足了钱,就洗手不干的想法。

那一年我遇到了这么一个让印象非常深刻的单子。雇主是个湖北汉口的一个年轻的爸爸,可能也就比我大不了几岁,孩子不到2岁,妈妈去世了,留下可怜的孩子和那个男人。

孩子生病,全身发烫。带孩子去医院检查,医生只说是小儿发热,就按方子开药,可治了很多天都不见好转,却也没有恶化。男人的父母比较相信邪门的事情,就带着孩子到汉口一个叫古德寺的庙里消灾,庙里的一个大和尚恰好就是我的朋友,他忽悠了这家人一点钱以后,就把他们推荐给了我。

我接下这个业务的时候,一开始我还以为小孩子是被过路小鬼给缠住了。再次科普一下,小鬼是现在市面上最多的,但是他们分了很多种。有些是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养的,用来转运或者让人倒霉,还有些就像路上的流浪儿童,四处游荡。

通常小鬼并不会主动去害人。它们靠吃香生活。也就是说,养小鬼的人,家里一定会供香烛。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这家的小孩可能是被过路的小鬼影响了,因为小孩子通常眼界比较低,能看到些我们看不到的东西。

而且体质不及成人,容易受负面影响。可到了他家后,从一些现象上来看,这个小孩并没有被小鬼缠住的迹象,而且他发热也不是热得很吓人,神志还不糊涂。也就是说,这孩子还没被影响到很严重。

由于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影响了孩子,所以我决定先问路。师傅教过我,问路用骰子和罗盘,这些年这个手艺我还是学得很棒了。问路的结果,是这个家庭刚刚死去的亲人,这个孩子的母亲。

一般来说,母亲是不会伤害自己的孩子的,哪怕她已经死了。死了的灵魂也是不该继续留在生前的环境的,可我能够猜测到,母亲的灵魂留下是为了能够继续爱她的孩子。可能是由于分寸拿捏不对,引起孩子反应出发热的迹象。

我把我得知的情况告诉了这个年轻的爸爸,他很伤感,他说孩子的母亲生前重度忧郁,硬生生把自己的身体给拖垮了,全家想了无数的方法来挽救母亲,始终无果。

男人非常自责,他认为在这个过程中他自己有很重的责任,他告诉我说,孩子的母亲在怀孕期间,全家人都对她嘘寒问暖,关怀无微不至,可是孩子出生以后,家里人或多或少的把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孩子身上。

包括男人自己,于是这也许让母亲有了一种自己被冷落,或者认为自己不过就是生小孩的工具。久而久之,她开始反应很剧烈,她开始觉得除了她以外,每个人都对她的孩子心怀不轨,她对孩子的呵护几乎到达了病态的程度。而且自己给自己精神催眠,重度抑郁。

家里人看这样子实在是对大人小孩都没好处了,就建议把母亲送到医院治疗。母亲和小孩分开了,因为医生建议这样精神状况的母亲是不适合跟小孩呆在一起的。医生的治疗非常积极,家里人也不断在劝慰。

可是人吧,有时候就是这么固执,心里面有了一个受迫害的妄想以后,就很容易钻牛角尖,而且越钻越深,越钻越窄,到了那一年,精神和身体终于承受不住,自己把自己硬生生拖死了。

说到这里,男人一脸的痛苦和无奈,我虽然那时候还没有结婚生子,但是我看着男人的样子,实在是有些心有不忍。我决定好好化解这件事,一是让雇主心里踏实,二是我也希望这家人总算能有个圆满的结局。于是我决定撒一个慌,让孩子的父亲相信,我们把孩子的母亲送去了天堂。

可是说来惭愧的是,我虽然可以违抗行规,不将这孩子的母亲彻底打散,可我又担心她继续存在对孩子的确是有些不好的影响。

我又觉得孩子的母亲很可怜,我确实不忍心让她从此烟消云散。师傅教导过我,不管面对的是什么,首先要怀有敬意,怀有善意。我又有什么理由去灭了一个热爱自己孩子的母亲呢。

当下我很纠结,我知道,当这样的情况出现时,我当天是一定做不了什么的。于是我跟男人说,请你准备鸡毛掸子,一个空的土瓦坛子(泡菜的那种烧制坛子)

还有一件母亲生前最喜欢的衣服和照片。剩下的我来准备。当天下午,我没回酒店,直接去了古德寺。我把那个大和尚朋友约出来,我告诉他有三件事。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