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 证明(1 / 2)

我想说我必须形容一下当时的情况。我虽然岁数不大,但是自认为身体是比较结实的那一类,而且又年轻。董孝波虽然年龄比我大了不少,但体格是很明显不如我的,再加上这些日子我跟着师傅风里来雨里去,吃过苦,也得到过锻炼,以前从未接触社会,却在师傅的带领下以这样的方式接触到社会最为阴暗的一面,这些对我来说,都算是一种磨砺,我没有像其他小孩一样,先对世界充满了憧憬,而后却在逐渐现实的过程中,一点点被打磨得没有脾气。换句话讲,当时的我可能比起同龄人来说,稍微成熟和市侩一些,所谓近墨者黑嘛。师傅在我看来,若非是教我手艺,且为人耿直的话,假设把师傅丢到人从里,他一样是个痞子。所以我也染了一身的邪气。

在上述的说明下,我压制住董孝波,几乎没怎么费力,因为我理直气壮啊。

董孝波自然是没想到我和师傅会这么快就追踪到他的动静,他太低估我师傅在云南当地的信息来源了。他先是瘫在地上,呼呼喘着气,鼻子嘴巴都在流血,一副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。看样子之前那一头撞上去,不仅撞伤了他的鼻子,还让鼻血顺着鼻腔流到了嘴巴里,所以看上去就比较惨。我也是对他怒目相对,虽然最直接的受害者是我师姐,但是我和师傅也是被他欺骗的人之一,而我最接受不了的就是欺骗,尤其是欺骗后被我发现了真相。

师傅站在岸边,先前念咒时候的手形已经回到平常的样子了。他对我说,打一顿就够了,弄起来吧,把他绑椅子上。说完师傅就伸手到自己的腰后面摸出一根小拇指粗细的麻绳,扔到我面前。师傅只要是出门办事,都一定会捆上一个灰白色的麻布材质的小布袋,横着放到自己的腰后,那口袋里的东西除了绳子罗盘什么的,还有就是能够随手拿到的玩意。因为这行相对其他正常行业来说,我们往往会遇到更多的危险,这些东西,就是能够迅速拿出来救命的玩意。

我还压在董孝波的身上,师傅丢过来的绳子我够不着,但是我又不能起身,因为我一起来也许董孝波就要逃跑,于是我跟师傅说我拿不到,师傅没有说话,就直接从岸边走上了舢板,捡起地上的绳子,然后走到我身边,双手一伸抓住董孝波胸前的衣服,一下把他给扯了起来,于是我俩七手八脚的就把他给捆在了椅子上。一边捆我一边问师傅,水里那家伙怎么办?师傅你都上来了他怎么还呆在水里不动啊?

师傅转身看了水里那家伙一眼说,他啊,别管他了,他一时半会还动不了。师傅摸出一个小瓷瓶跟我说,水底下有朋友帮我抱着他的脚呢。一看到那小瓷瓶,我就明白了,当年我第一次到师傅家的院子的时候,他就是用这种小瓷瓶来整了我。只不过这个手艺师傅从来都没教给我,所以我至今还不会。师傅笑着跟我说,这瓶子里的这个好朋友,跟在我身边好几年了,因为是个小孩子,送过去没人帮忙的话还是会受苦,还是让它跟在我身边,等戾气消磨了之后再说。我点点头,师傅身上我不知道的秘密实在太多了,我也没办法一一问,而且当下也不是时候。

师傅和我站在董孝波跟前,他却扬眉看着我们,态度很是不屑,那种表情是很欠揍的一种,所以我正打算再给他几耳光的时候,师傅蜡烛我跟我说,你别着急,你让他好好说话。于是我就点了根烟站到一边去了。

师傅走上前,伸出一只脚,直接踩在董孝波的命根子上,但是看得出没有使劲踩,然后师傅把一只手放在弯曲起来的膝盖上,耸拉着脖子,就跟电影里的老流氓没两样,他冷笑着问董孝波说,小董啊,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?董孝波没说话。师傅说,我觉得我这个人还可以,至少比较讲道理。然后师傅说,你在跟着辛然来昆明之前,你肯定是知道我是干嘛的对吧?董孝波还是不说话,师傅就大声说,我问你你就给我回答,一声不吭你就躲得过了是吗?快回答,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不?

董孝波可能是被师傅这一下给惊着了,但是他依旧没说话,只是看着我师傅,然后轻轻点点头。师傅说,既然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,那你哪来的熊胆子,敢在我这里玩小把戏?董孝波依旧是那种眼神,但是他并没有回答师傅的这个问题,而是侧着脑袋,吐了一口口水在地上,我一看那口水,里面有血,看样子刚刚那一下还撞得不轻,于是我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子,还真是有点隐隐作痛。

师傅接着跟董孝波说,不过语气却较之先前略微和缓了一点,也许是说到师姐的关系。师傅说,你知不知道在我们从玉溪回了昆明之后,有天晚上你提前休息了,辛然在院子里陪我喝酒,她是怎么跟我说的?她说她觉得自己很幸运,这样的身世这样的经历,却能够找到一个你这样不计较她的人生的男人。她认为自己很幸福。董孝波没说话,师傅接着说,你知道我们当师傅的,尤其是我还把辛然当成是我自己的女儿,她跟我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我有多么替她高兴吗?可惜啊,知人知面不知心,到头来,你伪装得再好,也依旧是个混球。

混球?师傅也经常这么骂我。不过那总是带着笑意的。

董孝波听完师傅这番话,沉默了一会后,突然苦笑了一声说,那又能有什么办法,事情我已经做下了,而且到了那个时候,我早就没办法回头了。董孝波的港式普通话,在此刻听上去就没有先前的亲和,而显得刺耳。师傅对他说,你也知道辛然一开始是想要偷那把扇子,但是没能得逞,偷羊没偷到还惹了一身羊骚味,本来当年她回了柳州后,我相信她是一直在反省自己,正是因为相信你,才告诉了你这个秘密,谁知道你竟然利用她,花了这么好几年的时间来准备,就等着让辛然带着你来找我,然后我们一起查出扇子的下落,没想到的是,最后想要得到扇子的人,不是那家人,不是辛然,更不是我,而是你这个王八蛋。

董孝波斜眼看着师傅说,那你想要我怎么做,我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,后悔还有用吗?师傅问他,那你觉得你后悔吗?董孝波看着师傅许久,然后低头叹了口气说,后悔。

师傅毕竟是上了岁数的人,看到晚辈肯正视自己的问题,于是就没有先前那么激动了。否则你要他原谅一个欺骗自己女儿感情的人,他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。听到这里的时候,我也觉得这中间似乎隐隐有点隐情。师傅对董孝波说,那你现在把你的事情统统说出来,不要再有隐瞒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

董孝波看着自己的膝盖,他的衣服裤子都被我之前收拾他的时候给弄得很脏,他突然抬头跟我说,你跟我一根烟吧。于是我点上一支烟,塞到他嘴里,让他抽了一口又拿开,就这么一口一口的喂他吃。他说,你们知道我的父亲是谁吗?师傅冷笑一声说,这都不知道,我还用混吗?董孝波一脸疑惑的问师傅说,原来你知道?你是怎么发现的?师傅说,不好意思啊,让你失望了,一开始我还真没发现,我这人不习惯一开始就把人往坏的地方想,我也是等你那天不辞而别后,才根据经验大胆猜测出来的。董孝波看得出有些吃惊,他看着师傅说,这么说,你知道家父是做什么的了?

师傅说,当然,你父亲就是那个马来西亚籍的香港富商,当年买下失窃贝叶经的那个人。

师傅接着说,在找你的这段日子里,我们也打听了不少,那个港商总共有6个儿子3个女儿,大部分都在东南亚一带做生意,来内地做生意的却还真没人听说,你自己说吧,你是第几个儿子。董孝波苦笑着说,我的确是他的儿子,但我是个私生子。我虽然跟着他姓董,但是我却没能够分享到他的任何一点资源。

这就有点出乎我和师傅的意料了,他既然能有这么大的财力到内地开设工厂,而且这么年轻,想来是家族财力雄厚才是。他接着说,我的母亲本是广西人,早年家父还没有被大陆公安列入黑名单的时候,也常常在内地活动,这样才认识了我母亲。后来我出生后,母亲带着我去香港找父亲,却被拒之门外。这也不怪谁,谁能够忍受自己的父亲在外面给自己弄了个野种兄弟呢?所以他们几兄弟一直都很排挤我,说我是他的儿子,没错,我是第7个。

董孝波接着说,我母亲当时带着我去找父亲的时候,我还是个婴儿,而且那个年代,内地想要进入香港比现在复杂很多。我们两个内地的人,去香港报关的时候还只能说是省亲。父亲虽然对我母亲始乱终弃,但是毕竟是自己造下的孽,所以他以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,为我争取到了董这个姓氏,但是说什么都不肯让我和他一起生活。所以他就打发了一部分钱,让我母亲带着我回了广西。后来我稍微长大一些,上中学的时候,之前父亲给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,于是母亲再次去求父亲,请他帮助我的学业,就这样,我被带到了香港,一生活就生活了二十多年。乡音全忘了,等我念完书回国以后,母亲就去世了,剩下我一个人,在董家根本没有立足之地。父亲见我已经成年而且学业完成了,就认为他对我的义务已经完成了,于是就给了我一小笔资金,希望我能够自己自食其力。

师傅和我都没有说话,在初见董孝波的时候,我们被他的和蔼可亲骗得神魂颠倒,却谁也没想过,原来他的背后竟然是这样的故事。

董孝波接着说,当时年轻气盛,觉得既然你能够做得如此冷漠,那我就要好好活给你看,没有了你董家人的经济资助,我照样能够活得很好。于是他就尽量不再跟父亲联系,自己开始在社会上打拼。只是每年春节的时候,他们才和父亲团聚一次。董孝波说,后来没几年,他听说父亲惹上点麻烦事,于是全家移民海外,在香港回归之前,马来西亚和印尼等地为了吸引港人到他们国家购地,曾一度把地价压得非常低,而他的父亲就是那一批赶在香港回归之前移民马来的华侨,董孝波说,虽然当时听说父亲有点麻烦事,不过谁也不肯告诉他。等到他们全家离开香港以后,就只留下一栋房子,同意他在哪里居住,剩下的,全然不管他了。

董孝波说,香港这地方,寸土寸金,自己刚刚学成归来,虽然有知识,但是却没有任何社会经验。于是处处碰壁,开始跟大多数上班族一样,每天很早起来,很晚回家,早上吃肠粉,中途吃盒饭,晚上就随便带点东西回去,一顿吃不完明天还能接着吃。他说,那段日子,自己过得非常辛苦,薪水也并不多,每个月除去了日常的开销和水电等,几乎就没剩下多少,于是他开始迷惘,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过着到底有什么意义,每天不辞辛劳的,难道就为了一边混日子,一边给自己混口饭吃吗?于是他有一天晚上心烦,喝醉了,醉酒后,却拨打了自己父亲的电话。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